但这个案例却具有诸多疑点。该病例感染的是源于蝙蝠的狂犬病毒,此类病毒与来源于犬的病毒相比,对人的致病力较弱。由于未能从该病例分离出病毒,无法验证病毒的致病性。后来,医生用相同的方法治疗犬源病毒所致的狂犬病,几乎没有一例成功,而全球98%以上的狂犬病病例都是犬源病毒所致,所以上述“成功”的价值很有限。细胞和小鼠研究还表明,治疗该病例所用的方法疗效可疑,没有理论依据。而且,美国还出现过感染蝙蝠源狂犬病毒后“自愈”的病例: 2009年,一位美国少年与洞穴中的蝙蝠直接接触后一个月病情发作,但发病两周后自愈出院。这使人有理由怀疑,2004年的那个“治愈”病例,是否属于罕见的自愈病例?

有些研究人员甚至反对尝试2004年的那种治疗方案,他们认为需要进一步研究狂犬病毒的致病机理与免疫反应的相互关系,在此基础上寻找新方法来治疗人类狂犬病,而不是盲目地重复无效的治疗方法。

“狂犬病治不好,治好的不是狂犬病”。就目前而言,至少对于犬源性狂犬病来说,这句话的确是事实。国内审批部门从未批准过任何有关“治愈狂犬病”的医疗广告,也从未批准过任何个人和机构从事相关的治疗活动。但国内声称可治愈狂犬病的机构或个人很多,大多数都是打着祖传秘方、中医药治疗等幌子。国内报刊、网络甚至专业杂志上都经常有治愈狂犬病的报道,但由于均无可靠的实验室诊断依据,并不为国际学术界承认。

形形色色的非法广告和无证行医,对人们进行正常的狂犬病预防有很大的危害。中国的现代狂犬病检测技术是最近十余年来才逐步建立起来的。我所在的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设有国内第一个狂犬病检测中心。十多年来,我们的检测中心曾对国内多个自称可治愈狂犬病的单位和个人提供的病例进行实验检测和评估,结果所有号称已被“治愈”的狂犬病病例,没有一例能证明确实是狂犬病。其中大部分病例仅从对病史等相关资料的分析就可完全否定是狂犬病。

尽管人类在狂犬病治疗方面尚未取得突破,但目标越来越明确,成功的希望也越来越大。目前,科学家正在开发狂犬病治疗的多种动物模型,各种新颖的临床试验方案将随之而来。

 

近年来,在狂犬病疫苗研究方面的一项重大突破举世瞩目。美国托马斯·杰斐逊大学的伯恩哈德·迪乔尔德(Bernhard Dietzschold)博士的研究小组开发出一种新型狂犬病减毒活疫苗,不仅是高效安全的预防性疫苗,而且还可能用于狂犬病的早期治疗。这种疫苗是基于反向遗传学这种新技术而研发的,在已经感染狂犬病毒的小鼠体内能诱导出显著增强的免疫反应,即使早期症状已经出现,单次接种这类疫苗也足以从小鼠体内清除病毒。我认为,这类疫苗可能为狂犬病的治疗提供一条极有希望的新途径。

随着狂犬病患者生存率的逐步提高,我们对这一致死率最高的病毒性脑炎所特有的病理学机制的认识,也将更加全面和深入。在此基础上,不仅狂犬病有可能治愈,而且相关治疗方法也极有可能推广应用到其他传染性神经疾病。

相关文章:

本月排行

探索发现推荐

  • 会爬树的螃蟹你了解么?在中国的海南三亚也有椰子蟹
  • 揭秘大自然中神奇的龙卷风,一出现就是毁天灭地/人被卷飞铁定没命
  • 揭秘世界上已公开的异能者,透视眼少女堪比X光机/能看透人体和墙壁
  • 中国掩盖过的黑暗事件,曝光青海湖龙吸水看到了龙(视频为证)